德厚水库下闸蓄水临近 红石岩下寨将淹没水下
眷恋与不舍 向往与期待
【打印本页】 【收藏本页】 发布时间:2018/11/06 来源:文山新闻网
【字体:

一条自西向东流淌的河流,急匆匆地从红石岩峡谷穿过,来到红石岩下寨却突然放缓了流速,让这里形成一个平缓山坳,使壮家人得以在此生养栖息,这条河被当地人称为“红石岩大河”。  

金秋时节,我们踏着德厚水库建设的进程,沿着一条凸凹不平的崎岖古道,走进这段即将消失的河谷,来到这座几近荒凉的山村,用我的拙笔去记录壮族古村的往事。  

“红石岩大河”为盘龙河的主要支流,发源于薄竹山西麓的衣格白,至大龙与小龙村之间的白鱼洞泉水相汇,流经德厚镇后入朝阳河谷,过牛腊冲后进红石岩峡谷,汇合咪哩河后经马塘镇汤坝村流入盘龙河。  

如果人类不刻意去改变现状,红石岩下寨依旧隐藏于盘龙河支流上,一方山水田园的情调,一片悬崖绝壁的山野,默默无闻而不为人知。然而,随着德厚水库建设下闸蓄水的临近,这里即将出现“高原出平湖”的景观,拥有两百余年历史的壮族村,将被淹没在几十米深的水下。  

红石岩下寨,因村头村尾各有一片巨大的天然红石岩而得名。让我始料未及的是,这座小小的山村,居然拥有230多年的村史,全村38户160多人,均是壮族农人支系。红石岩下寨是德厚水库淹没区,村民已经被安置到指定的地点。走进红石岩下寨,古老的山村显得有点苍凉,家家户户门窗紧闭,锈迹斑斑的铁锁静静地挂在门上,屋顶上少了山村常见的炊烟。眼前的情景告诉我们,村民已经陆续迁出这座古老的村落,只有这些老屋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遗弃,而静静地坚守在这寂静的山野里。  

据村干部卢华友、卢万全介绍,他们的始祖卢布凡,从黑末村桥头来到红石岩打猎,发现这里山清水秀、土地肥沃,于是举家搬迁到这里,开垦荒山、垒石造田、繁衍后代。我们从修建于咸丰三年(1853年)三月的墓碑上看到,卢布凡生于清康熙三十三年(1694年),卒于清乾隆四十九年(1784年),他是红石岩下寨的第一位拓荒者。  

据卢氏家谱记载,卢布凡与高氏结婚后育有四个儿子,其长子、次子与四子另立门户后,迁入红甸乡母鲁白村和平坝村,只有三子留在父母身边,在红石岩下寨坚守家业。从仅存不多的资料看,卢姓人家在红石岩下寨落籍,到卢华友这一代已经经历了230多年,他们是第15代人了。  

红石岩下寨,地处偏僻的深山河谷,历史上是蟊贼出没之地。据说,清末至民国初年,村里曾先后多次被蟊贼洗劫一空,有一次还被蟊贼放火烧光,闹得村民人心惶惶。为此,红石岩下寨决定招募护村人员,他们从附近的苗族村寨中招募了赵姓两兄弟入籍,作为全村的专职护村人员。因为苗族擅长使用火药枪射击,只要蟊贼进村就能在射程范围内将其一枪毙命。到新中国成立时,赵姓人家已繁衍后代近百人,后来由于生活习俗与壮族不同,十几户苗族同胞便相约往山上搬迁,于是,山野里又多出了一个村落,它就是红石岩上寨。  

我们逆河而上,来到红石岩峡谷,一条绝壁千仞的狭长河谷,围于我们左右。在谷底下的河岸上行走,仿佛跌入万丈深渊,只见头顶上有“一线”蓝天,瀑布如绵从山崖上抛洒而下,水雾腾腾水珠细如尘烟,时而锁住河谷,时而沉入谷底,在骄阳下形成了一道横跨两岸的彩虹。大河上静静地躺卧着一座3孔大石桥,把大河两岸紧紧地衔接着,使牛腊冲、母鲁白、红石岩、打铁寨等村寨串联起来,延伸了这条古老山路的长度。这里修建于20世纪60年代的“团结大沟”,曾经兼容发电、灌溉于一身,然而,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,农村电网改造后,用电价格已经不再昂贵,一夜之间电站就被废弃,大沟只能发挥灌溉农田的作用。  

红石岩下寨坐南向北,对面一座座山梁蜿蜒起伏,山高坡大,草木茂密,天然生长的柏树榉木,郁郁葱葱,清秀挺拔,四季长青。山下河水湍急,发出“哗啦哗啦”的咆哮,岸边一棵棵红柳高高地站立着,守候着这奔腾不息的河流。诚如孟浩然《过故人庄》的诗:“故人具鸡黍,邀我至田家。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。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。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。”  

为数不多的稻田,顺着河谷一字排开,农民在田地里收割庄稼,羊群在山上悠然吃草,牛群在河岸边自由觅食,远处不时传来鸟鸣声……身居这山野田畴之间,犹如落入一幅旷野的田园画卷。农家的老屋,虽然简陋而矮小,但屋顶上的瓦片依旧铮亮,先人用錾子打磨的石条,其图案花纹清晰可鉴。村民在自家的房前屋后搭上瓜架,让那些瓜藤豆蔓攀上棚架。伸手可及的棚架下面,挂满了琳琅满目的瓜瓜豆豆,衬着那长长的藤蔓,绿荫荫的瓜豆叶,构成了一道别有风趣的装饰。  

“清新的空气,可以为你洗肺;茂密的森林,足以让你吸氧;潺潺的溪水,洗却你的疲惫。”当地一位民歌歌手在我面前反反复复地念叨这段话,仿佛害怕我们记不住似的。也真的是,这是一方宝地,更是一方沃土,青山如黛、绿水如蓝,也只有在山里生活,才能享受到这些自然禀赋了。走在乡间小道上,道路陡峭曲折,路面凸凹不平,深深地呼吸一口气,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,使我心旷神怡;山路弯弯曲曲,两旁的鲜花五彩斑斓,粉的若霞,黄的赛金,蓝的似海,白的如雪,花里还夹杂着各种各样的野草。 

深秋时节的红石岩下寨,山野变成金色的海洋。河岸两边的稻田,换上了耀眼的新装,稻秆擎起丰满的谷穗,稻浪犹如优美的五线谱,一串串稻穗就是一个个跃动的音符,谱写着农家丰收后的欢乐与喜悦,记录着农民所奉献的辛劳与汗水。山野里的耕地,也变得沧桑而老成持重,包谷成熟了,豆角成熟了,五谷杂粮都成熟了,老南瓜黄里透红,不规则地洒满了一地。没有市井的喧嚣嘈杂,没有城市的车水马龙,山村显得十分的宁静,让人觉得好像身居世外。  

卢华友和卢万全已经是65岁的老人了,但他们仍然担任着村干部,要办理张家长李家短的杂务事,还要天天上山放牧牛羊,打理自家那为数不多的田地。在与两个老农民的交谈中,他们对即将离开故地,有着许多眷恋与不舍,但同时,对国家建设大型水库项目,更有着无限的向往与期待。(黄贵方)  


相关链接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

主办:文山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投稿邮箱地址:zwxx@ynws.gov.cn 文山州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。ICP备案号:滇ICP备05000302号。政府网站标识码:5326000023。